2019年04月08日 09:43 | 来源:内蒙古晨报

    大学生小马直到现在才恍然大悟,曾经的帮人网贷赚提成已经让他深陷债务危机。

    2018年,呼市一些高校中开始流传各种网贷APP,一些人开始打起网上借贷的主意,帮人网贷能赚提成,包括大学生小马在内的呼市许多大学生卷入其中。

    校园兼职

    2018年2月,小马的初中同学小耿联系他以自己丢手机为由,请求他帮忙贷款买个手机,小马犹豫了两天,但考虑到认识多年,再加上他多次打电话寻求自己的帮助,便通过注册“分期乐”,贷款买了ipone8直接发货给了小耿。小耿给了小马400元的感谢费,并承诺会分期按时返还小马购买手机的费用。

    之后,小耿又找到小马,说自己有个兼职,希望小马跟着一起干。小耿让小马下载“拍拍贷”,“闪银”“极速贷”等APP,实名注册信息之后将在APP上借到的钱转给自己,每一次小马都能拿到10%的提成。至于小马在软件上分期的借款,小耿也会按时帮小马还上。

    小马也曾疑虑小耿手里资金的运转模式,担心这种兼职并不靠谱,便询问小耿是否有公司,但小耿并未有过多的透露,只是说这种兼职可以拿到提成,如果相信,就跟着他干。出于对多年朋友的信任,同时小耿确实每个月都在按时转账,小马并未有过多的追问。

    补签合同

    2019年3月,小耿和小马说需要签订一份代为还款协议书,并将以前没有签过的交易都补上。小马想到有了这份代为还款协议书,就有了书面保障。

    然而,代为还款协议书却不是当面签订的,而是由小马签字后邮寄给小耿,小耿签字后,拍照给小马留作保存。所以,小马只拿到了代为还款协议书的照片。本以为签订了协议就有了保障,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小马的意料。

    当同样做“兼职”的同学给小马打来电话,小马才知道小耿的资金出现了问题,现在可能已经没钱再帮他们还款了。此时小马已经注册了七八个APP借出大约2万。

    随后他们联系小耿要求给出明确答复,小耿直言自己身上没钱,已经还不起了。

    高额贷款

    小马之后了解到,通过小耿做“兼职”的有130多人,涉及多地高校学生,这些学生一般都是通过学生相互介绍加入“兼职”的。他们通过各种借贷APP借出来的金额,每个人一两万元不等,最高者达到了4万。

    据小耿同校学生说,小耿因家人生病已经休学,现在不在学校。这些学生无人能联系到小耿本人,记者也多次尝试通过手机与小耿取得联系,但对方均未接听。

    无奈之下,学生们只好报了警。

    4月2日,呼市公安局玉泉区分局已经立案。

    4月3日,记者致电“拍拍贷”客服热线,客服人员说申请“拍拍贷”贷款,需要先下载“拍拍贷”用身份证注册个人信息,进行信用评估,通过后便可借款。对于“拍拍贷”的网贷资质,客服人员表示“拍拍贷”是一家合法合规的上市公司,之后,客服人员称会有人联系记者接受采访。但截至4月7日18时,记者仍未得到回复。

    4月3日上午,记者先后致电“闪银”APP所属的北京闪银奇异科技有限公司和“极速贷”所属的上海誉用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但电话均未接通。

    律师:小马可要求小耿继续还款

    内蒙古诚安律师事务所张律师认为,这个事件中存在两种法律关系,一种是小马等大学生和小耿之间的委托还款合同关系。如果小马等大学生与网贷平台借款合同有效,则小马与小耿的委托还款协议也应当认定为有效的。小马等大学生可以要求小耿继续履行还款协议。但如果小耿终止还款,小马等人必须自己先行向网贷平台还款,随后可以请求小耿的违约责任!另一种法律关系是小马等大学生和网贷平台的借贷合同关系,小马等人需要偿还借贷的金额。

    另外,张律师认为,小马等人以自身名义从网贷平台借款目的不是自己使用,而是替小耿借款。如果小耿涉嫌套路贷等违法行为,小马等人应该是明知的,可能涉嫌共同违法或犯罪。具体情况还需警方侦查后定性。

    对于网贷平台是否合规,张律师说,网贷平台是否有资质向外借款,需要工商、银监等相关部门依据审批企业经营范围予以认定。该网贷事件是否涉及到违规违法问题,还需相关部门予以调查。(内蒙古晨报记者 张敏 实习生 王博文)

扫描二维码

[编辑:吴艾蓉]
分享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