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在路上

2019年02月02日 11:36 | 来源:呼和浩特日报

   ■ 杨鹏杰

   一晃又过年了,独自一人坐着末班公交车穿行在弯弯长长的街衢。北方独有的干冷夜风随着车身的颠簸,时不时地从车窗缝隙里钻进脖颈,一丝丝沁凉让你不由得打着激灵,多少掸掉了些这一年来伏案躬身、耕耘不辍的疲惫,可以奢侈地享受一会儿繁华都市一隅的年之从容了。

   车厢里零星坐着几个静默的乘客,都在低头对着手机屏幕或是凝神专注或是指下生花。不知道有几位是同样的月光族在用心底的一抹信仰追赶着永远飞逝在前方的光阴,此刻应该更多的是去走亲访友或者回家团圆了,于是每一个乘客都已是迟暮夜归人,每到一站,下去的、上来的,仿佛是商量好了的,继续着与手机的亲密接触,兴许屏幕那头有爸妈的叮咛、孩儿的期盼和佳人在网一方的心迹匆匆,无一不诉说着那缕千年的乡愁,只不过不再是邮票,而是虽近在咫尺的视频交流,却依然少了那份星光互暖的相拥。

   转头望向窗外,霓虹闪烁的新华东街上倒是热闹了许多,临街的店铺、超市和饭馆依然人头攒动,路旁一丛丛早已褪去满身婆娑的树杈上,缠缀着串串五彩缤纷、造型各异的灯笼在随着车流涌动,倏忽间就成片成团地掠过视线,留下一道道弧形的荧光在眼前飘散不去。不知是车载着年,还是年拥着车,蕴藏在心底的那份“年”结,就在断断续续从车窗外荡进来的几声电子鞭炮的依稀噼啪中又一次将递增的岁月之轮回慢慢唤醒,又一次随着那首听不腻的《难忘今宵》把年的况味凝华得愈来愈浓。

   记忆中,每逢年时,都在爆竹声声除旧岁里渴望着一场落雪、期待着一杯茶饮。那雪是塞北方寸的精灵,唯有她知道年的来路与归去,尽是游子驿动的泪水留痕;那砖茶是草原天地的风韵,一品一年一沧桑,忙忙碌碌中最是此间能放松形骸,于片刻闲暇中带你寻觅那份与生俱来的庭院情深。雪夜品茗方知流年交替,一年又一年依然,揉碎了所有从儿时到不惑的青城年,隔着青山黑水总能嗅到乌素图伴着《天边》咏唱的双星绽放杏林枝头的烂漫;品茗雪夜方悟岁月风情,一年又一年更迭,包容了整个从腊月到正月的年青城,浸泡着暖香不散的轻言,奔跑在丰州滩上且不诉离愁,润泽着怀春不见的低语,依偎在星夜长河里唯心互通。

   车有终点、年行无限,不知不觉人已走进灯火阑珊。冬夜似乎已将时间凝固,只有回首之年在那里为了一汪熟悉又陌生的香澈心扉而守候。这份守候里有炊烟、有生计,即使漂泊得再远也挪不出青城的车辙;这份守候里有诗、有远方,即使测不出距离也抵不住回归的渴望。唯见那守候的人儿,不论绽放与凋零都是芳菲不去心安然,不管直行与转角都是时光不负此情衷。

   如此今冬无雪又何妨?有年的地方偶相逢,望青山亦空默、听黑水也轻无。乡愁不识愁、身心相守,乡愁不是愁、感恩长久。让塞北雪入梦来吧,青山依旧落羽在苍穹,从亘古到永恒,年在路上,人在心头……

1微博微信二维码

[编辑:戈鸣瑞]
分享至:
    0